七仙女76722con

探访ISIS内部:成员因无法接受极端程度叛逃

时间:2019-10-15 05:18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今夏ISIS迅速崛起,改变了极端主义世界格局。基地组织的领导权遭到了严重挑战,ISIS头目巴格达迪被称为真正接替的人。美国《新闻周刊》这样形容:基地组织像是迈入迟暮的狮群首领,总有新的狮子觊觎它的地位,随时会取而代之。 6月29日,ISIS宣布建立伊斯兰...

  今夏ISIS迅速崛起,改变了极端主义世界格局。基地组织的领导权遭到了严重挑战,ISIS头目巴格达迪被称为“真正接替的人”。美国《新闻周刊》这样形容:“基地组织像是迈入迟暮的狮群首领,总有新的狮子觊觎它的地位,随时会取而代之。”

  6月29日,ISIS宣布建立“伊斯兰国”,他们的目标是吞占伊拉克、叙利亚等大片中东领土,建立一个哈里发帝国。全世界都在注视着这片战火焦灼的土地,和这个扩张速度惊人的组织。

  进去容易,出来难。这个接受BBC采访的“叛逃者”要求匿名,不露脸,声音做处理,以防止ISIS威胁他和他的家人。

  不同于很多年轻的ISIS成员,这名前极端分子原来是隶属于叙利亚自由军,当这个组织被ISIS吞并之后,他也成为了ISIS的成员。而当参加ISIS的训练时,他震惊了ISIS的极端程度连他这个极端分子都接受不了。

  他作为ISIS士兵的第一个命令,是去参加关于伊斯兰法的课程。“他们教授的根本不是伊斯兰教的教义,而是伊斯兰国的教义。他们教给你他们要的东西。这是针对心而非理性,你的心会觉得热血沸腾。这就是第一步。第二步是军事训练。”

  ISIS从早期对抗美军的战争中学到了经验教训。它选择和逊尼派合作,当他们进入叙利亚城镇时,他们表现得非常“和平”。“刚开始,他们与人民为善,来赢得民心。那些人在巴沙尔统治下煎熬太久了,他们很快会被ISIS吸引。”“一旦ISIS得手后,他们态度急转直下。或者服从我,或者反对我。没有别的选择。”

  《纽约时报》记者潜入“伊斯兰国”在叙利亚地区的首都,却惊讶的发现ISIS并不缺少民众的支持。他们口中的关键词都是“秩序”。生活在这个动荡国家的人们对战争深恶痛绝,他们对巴沙尔的统治已经感到失望。在平静生活面前,这些人选择了让渡自己的自由。他们愿意接受一个恐怖组织的统治。

  在ISIS控制下的摩苏尔,情况也极为类似。这里的居民对记者说:“你知道在ISIS来之前的摩苏尔是什么样的吗?我们几乎每天都生活在爆炸和暗杀之中,但是现在,我们有了安全保障。”“我宁愿活在ISIS的统治之下。”

  ISIS对占领地区实施严格的伊斯兰法。“叛逃者”称,“所有与他们信仰相抵触的东西都被禁止了,任何人一旦违反规矩,将被视为叛教,会被处以死刑。”

  被控犯了偷窃罪的人被剁手示众。妇女只因为裤子露出长袍一点就被赶下公交车。犯了“通奸罪”的妇女被当众乱石砸死。而那些不愿意放弃自己信仰的雅兹迪人,则被困在了深山之中。他们活埋妇孺,强奸妇女,屠杀试图逃出包围圈的平民。

  这名“叛逃者”还说,ISIS在全世界征召年轻人加入,他们任用这些外国人担任占领地区的守卫。“ISIS从其他国家征召士兵,他们得以对这些年轻人进行洗脑,灌输ISIS教义。”

  近期,欧美国家的年轻人加入ISIS的报道经常见诸报端。这些年轻人偷偷从家中跑出去,几个月后,家人们在网上看到他们长满大胡子,一手拿着枪,另一手食指指向天空的照片。女孩们裹着黑色长袍,露出一张稚嫩的脸,她们宣布自己爱上了ISIS“战士”,愿意成为他们的新娘。

  在VICE影像中,一位只有十来岁的小男孩不停挥动着手臂,激动地呐喊着:“我们带着,伊斯兰王权会一直兴盛到世界的尽头!”

  另一名赤裸上身的男孩对着镜头说:“以真主的名义,我的名字是Daoud,我14岁了。我想加入ISIS并与其一起战斗,杀异教徒和叛教者。伊斯兰国没有做过,也不会做任何错事。我们都爱伊斯兰国。”

  ISIS成员认为,“伊斯兰国”思想需要一代一代传递下去。“战胜异教徒,战胜美国人和他们的同盟”,这种思想已经成功植入到孩子们的脑中,所有人都愿意为“伊斯兰国”所战斗,在所不惜。

  15岁以下的孩子会去专门的伊斯兰青年营,接受关于宗教教义的教育,16岁以后便可以参军。据一名ISIS成员说,因为乌萨马(先知穆罕穆德的养子)就是在他17、8岁的时候带领了一支军队战胜了罗马。

  ISIS成员阿卜杜拉(Abdullah Al-Belgian),带着儿子从比利时赶来参战。当VICE记者问到他的儿子来自比利时,还是来自“伊斯兰国”时,他对儿子说:“告诉他(记者),咱们是来自伊斯兰国的。”

  他又引导儿子说到,“比利时都是些什么人?异教徒。你很热爱伊斯兰国对不对?你长大以后想做什么呢?一个圣战分子,或者发动自杀式袭击?”小孩想了想,说:“圣战分子。”他看到儿子累了坐在地上,让儿子站起来并继续教导:“我们为什么要杀那些异教徒?他们做过什么?他们杀穆斯林。欧洲的异教徒,所有的异教徒。”

  而最近,另一名来自澳大利亚的父亲卡勒德(Khaled Sharrouf)也让自己年仅7岁的儿子双手提着政府军士兵人头拍照,并将照片上传到推特炫耀:“看,这是我儿子”。

  尽管ISIS首领巴格达迪的公开讲话只有短短一段,但在ISIS管辖区域中,传教无所不在。各个首领和传教人士带领着人们反复喊着口号:

  “你们的领导者巴格达迪,是侯赛因和先知部落的后裔,你们应当热爱先知的家族。你们要通过捐出自己的钱财,牺牲你们的生命,香港白小姐玄机,并做一切你们力所能及做到的事情,来支持他。以效忠我们仁慈的真主的名义!向穆斯林哈里发致敬!向巴格达迪致敬!真主万岁!万岁!万岁!”

  “我说伊斯兰帝国,你们说建立!,再大点声!”傍晚,哈里发庆典上,一片清空的广场中央站着一位ISIS首领,拿着喇叭带领人们呐喊口号。围满的人群里不乏还没长大的孩子。

  人们举着黑色的旗帜,播放着宣扬伊斯兰音乐,有年轻人举着手机拍摄视频,有些人手中还举着枪。一位来自欧洲胡子花白的老者讲到,他在欧洲生活了二十五年,却一直渴望来到属于穆斯林的土地,他们离开了自己的孩子,漂亮的妻子,对亲人说了再见,来到了这片圣土上。

  他低着头,不停摆弄手中的枪:“我要对美国说,要对所有支持美国的阿拉伯政权说,伊斯兰国已经建立。有真主的意愿扶持,我们不会停止,直到我们把先知穆罕默德的旗帜挂在白宫前。我们的敌人们,不要做懦夫,尽管来攻打我们。把你们的士兵派过来吧,我们会同样羞辱他们的,不论何地。我们要在白宫树立真主的旗帜。”

  “老实说,没有。在前几次开斋节时,我对我的孩子们说,达拉和霍姆斯(叙利亚城市)的孩子们一日不能庆祝开斋节,我便一日不会给你们买糖果来庆祝。我不想因为娱乐回家。我只会因为重要原因,或生病而回家。不,我从来没回过家。”

  他眼看前方,马会传真内部信封料。眼神坚定:“我为战争而生。家庭,是最不重要的事情。如果所有人都在家呆着陪家人的话,没有人能保卫穆斯林。”